顺生[水了]

Spread the love

顺生是妖精王国的优秀后备人才之一,历经了多年严格的管教和知识学习后,终于来到了下一试炼的舞台上。

“让你到异世界去修炼几年,你愿意吗。”魔导师手起法杖落,指向了顺生眉心前。

“顺生愿意,我父母当初为了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就寄托着让我能在顺境中成长,我相信这次的试炼为了今后的生活能起到很大的作用,我始终相信越努力就越顺境的道理。”顺生此时涌上了一阵荷尔蒙,一下煮沸了胸口的血液,感觉暖暖的。

“请选择前往目的地所需要的装备和人物设定。“传送大门前的魔导书,一页一页地展示着自己。

“沃!异世界居然还有这种设定,‘请选择一个动物的基因和自己融合’,那假设我选择鲨鱼的基因,那么我就可以游得飞快吗?“顺生此时想起来了当年学异世界历史和艺术这门课时,学到的异世界生物的知识。比起凶猛的禽兽,果然还是普通的小动物比较可爱吧,“那么选择小动物的话,是长相会发生改变,还是可以得到他们的能力呢。”顺生向魔导书问道。

“是都有可能的。“灵魂寄存在书本上的妖精说道。

”比如我妖精的长相加上猫的属性就变成那边的我了是吧。“顺生摸了摸尖尖的下巴,思量着。

”哈哈哈,以你现在的模样势必是无法在人间生存吧,被当成异类不说,说不定还会被识破身份,你的旅行也就到此为止了。“魔导书说到尾声处,转而用冰冷的语气淡淡的说道。

“原来还有这种隐藏身份的手段啊,那么我们的死对头恶魔说不定也藏匿在那片世界呢。”

“是啊,所以前往异世界的旅行尤为重要的一环,前人在那里的发现和掌握的知识就是后人研究的素材和再次出发的要素。要知道我们魔法的世界是没有法则的,世界可以通过知识直接创造,省去了生产工具和劳动力的参与,而异世界必须由知识,生产工具和时间构成,缺一不可,虽然在知识层面是互通的。”魔导书若有所思,兴许是想起来了自己年轻时候的冒险故事。

“那,迄今为止发现恶魔化生的人类,是什么样子的呢?”

“以前是通过长相,就像我们妖精族化生的人类往往和动物有几分相似,但这太好区别了,被觉醒的恶魔们进行了屠戮,因而现在我们还有肤色,发质,声音,身高等一系列的伪装措施,努力跟上那里人类长相的趋势。”

“觉醒的恶魔?什么是觉醒的,有觉醒的妖精吗?”顺生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答案。

“这也是你试炼的一部分。”说完,魔导书在大门上打开了一个3分钟的倒计时。“此次任务的目的主要是自我的修炼和提高,你无法得知其他同类的化身和位置也不能直接求助于他们,当你领悟到真谛的时候,会结束你的旅行。”魔导书切换到朗读模式,字正腔圆地说道。

“速速决定好上路吧,年轻人。”

。。。

“诶,这就是异世界吗?”顺生被传送到了一个满地都是通天塔的地方。通天塔和妖精王国的国王殿采用的是相同的技术,直上高楼听风雨,遍地众生俯览尽。顺生想起了异世界教材上的内容。转眼间两只跑的飞快的牛头人从身边拂过。“吓死我了!这里不是人类的世界,怎么会有牛头”,等等那两个不是人嘛,怎么我会看成是牛,果然还是太累了看花眼了吗。“顺生准备找个歇脚的地方。

踏在宽敞干净的石子铺的路上,体感应该是夏天,然而没有阳光直射。妖精族一般都不喜欢太阳,他们通常喜欢用可以吸收紫外线的屏障来遮阳,人类这边可能因为没有这样的设备,显得有些简单粗暴,只见灰蒙蒙的云遮蔽了整片天空。

走了两步,顺生被眼前的两只机械眼吓了一跳,仿佛那两只眼睛直射入他的内心最深处的想法,”我的妖精身份会不会被它识破,我有没有合法的身份,不会魔导书忘记帮我制作了吧“,顺生坎坷不安地离开了机械眼的视线,尽管面前又有一双在等待着他。

路的两边是延绵不绝的”长城“,因为在教科书里看见过,只有长城可以有这番长度,同时隔绝了一边到另一边的世界。围墙另一边,透过栏杆,是老人和小孩居住的地方。“啊,这就是传说中的居民区吧,壮年的人类,一定在墙外工作。”顺生很快就学以致用,把知识串联了起来。

。。。

另一边,恶魔的会议室里。

“人类世界怎么样了“

”尽在掌握中“

”何也“

”我们恶魔虽然无法以人形在人间活动,然吾等以思想的形态即可取胜。“,从几千年前的资本金本位制度,再到宗教,现代的宗教,计划经济,都是我们的杰作。”

“那么现在的计划是?”

“顺风行动“,”我们吸取了几千年的经验教训,只要让人类崇拜金钱,辅以自由的名义,实则在计划和监控中不断控制变量,所有的人类既是金钱的奴隶,又是生产力的牲畜。万物生而平等此话也没错,虽然人类在食物链上处于较高的位置,然而和其他动物也是殊途同归。

“这就是所谓的礼崩乐坏吧,然后借助人类的生产力量和科技革新,伴随着拥有我们思考能力的人工智能诞生,拥有实体的恶魔就足以让原来一边导向妖精那边的天平彻底崩塌。”

。。。

恍惚间十年已逝。你们是不是很好奇他的第一份工作,遇到了什么人。顺生干了快递员,后面干了安检,随后转移到外地考公务员考进了市政,分到了一套房子,娶到了一个媳妇,一切都很顺利。然而,十年过去了,顺生现在还没返回家乡,仿佛这里就是他的故乡。彬彬有礼地遵守纪律,得到别人的认可的同时,靠着自己超高的天赋优势,得到了人类社会理想中的几乎一切物质需求。似乎完美惯着了顺利生活着的真谛。

另一边,那个原来可以在人群中分辨牛鬼蛇神的少年,在顺的大环境中逐渐成为了顺民,忘记了返乡的动机和开关。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一势必气衰,接二连三离去。原本见习的妖精不断的涌向人类社会,相互增长和促进,却不料恶魔之心人皆不识。

也许异世界的人间,已经住满了不尽其数的失格妖精,原来作为辅助之力的动物基因,渊源流传在人类的身体里,带来了喜怒哀乐忠孝礼义耻的新感情,也彻底分清了人类和妖精的界限。

不知道又有多少新的顺生千里迢迢投入这顺时针旋转的漩涡中呢,漩涡的底部一定连接着人和魔的入口吧。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吐槽.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